成都有群人,就爱拍一动不动的东西-空间,摄影,建筑

原标题:成都有群人,就爱拍一动不动的东西

成都越来越可爱,数不清的新空间像可乐瓶里气泡,噌噌往外冒。

生活在这个城市的人们要意识到这些空间的存在,一般通过两种方式:要么就那么巧,偶遇了;要么,就是从某处得知、看到。

ZIPART做的事属于后者:发现有意思的空间,然后把它们拍下来给你看。

成都其实有着数量相当庞大的摄影师和摄影团队,但像ZIPART这样一个专注于“探访城市与空间”的,并不多。他们很挑剔,只选择最有意思或是最有设计感的空间进行探访。

就这样挑剔着,四年过去了,他们终于拍满了100个空间。

他们这样拍Gentle Monster:

摄影 Icy ©ZIPART

竹里:

摄影 Icy ©ZIPART

当你在布达佩斯咖啡厅想着怎么自拍最美时,ZIPART想的,是如何更好地呈现这个优秀的设计:

摄影 Mila ©ZIPART

当何多苓美术馆还空旷得只有一片白的时候,他们拍出了白的层次:

摄影 Icy ©ZIPART

当你在九眼桥和廊桥The Bridge擦肩而过时,ZIPART的Icy正站在廊桥的玻璃墙边,看着阳光把锦江的水波映入室内,迅速按下了快门:

摄影 Icy ©ZIPART

在写元太设计时,大榜曾提到过一间由他们设计的野攴YEPOM北欧家居集合店,这家店ZIPART也拍过。明明是同一个空间,他们的拍法却截然不同……

对于专业的建筑摄影团队来说,拍摄100个空间所花的时间顶多也就1年,为什么ZIPART要用4年?

除了挑剔以外,还在于他们并不仅仅只是记录影像。

如果你听过一个叫做“一筑一事”的团队,那么,要了解ZIPART就简单了许多。

一筑一事是个专注于“建筑/ 美学/ 生活”的团队,在他们做过的众多事情中,有一个新媒体系列叫做《空间志》:探访城市中的空间,记录下它们的影像,了解背后的故事,最后把探访过程变成详实的图文。

拍了100个空间,也就有了100期《空间志》。他们大概整理了一下关于《空间志》的数据:

100个空间里,包括餐厅11个,咖啡馆9个,茶空间7个,酒吧5个,酒店及民宿10个,书店4个,买手店及时尚品牌旗舰店5个,美术馆2个,博物馆4个,工作室13个,街巷6个……其中成都有87个。

拍下了3万张照片,写下了26万字,探访了的空间总面积超过2600万平方米:其中面积最大的是16500亩的麓湖生态城,面积最小的是仅20平米的家庭咖啡馆……

……

在这些让人眼花缭乱的数据中,“3万张照片”是属于ZIPART的。

这个目前由6位摄影师+1位创意总监组成的ZIPART平均年龄虽然比前两个团队稍大(元太设计平均年龄28岁,有点时髦最“年长”的就28岁),但却是三个团队中“阴阳最调和”的一个——有两名女摄影师,在主打建筑空间摄影的团队里,这样比例算少见了!

ZIPART的“非正式团队照”

在加入ZIPART之前,这群人各自为阵,拍人像的拍人像,拍美食的拍美食,拍静物的拍静物。联合创始人Icy更是做过民航签派、组过乐队、做过编曲,还成立过吉他工作室……为了宣传产品才“被迫”去研究拍摄的他,拍着拍着就转移了职业重心,成了一名专职摄影师……

在自家厨房制作美食的Icy

这群人汇集到了一起,确定了最终要做的事情:拍这个城市中一动不动的东西们。

作为一筑一事的摄影团队,ZIPART的空间拍摄不仅仅是一个动作,而是随之探访的过程。摄影师和文字记录者一样,要去了解空间背后的故事,才能更好地解读空间本身。

所以,你现在知道为何100个空间需要花4年才能拍完了吧。

正是由于“探访”两字,让ZIPART的拍摄风格和印象中的传统建筑摄影有些不一样。除了要表达建筑本身结构关系,他们同时也留心“人和建筑空间之间的关系。”

我有点懵,影像要怎么去发现一个空间和人的关系?Icy解释道:“其实就是在空间中寻找人的痕迹。

他说,比起去“展示空间”,ZIPART更偏爱也更擅长去“诠释空间”。

比如,同样拍野攴,除了呈现空间的构造之外,他们还会注意到一些例如这排站在窗边莫名喜感的小玩偶……这样的细节;

摄影 十三 ©ZIPART

拍無早,Icy在拍了空间,拍了空间和人的关系之后,

摄影 Icy ©ZIPART

还特别细腻地发现阳光透过树枝撒在门口的模样很好看。按下快门,一个带有温度的场景立刻就让空间活了过来。

摄影 Icy ©ZIPART

聊天到一半,Icy略带羞涩地说:“我觉得你还可以看看我们的静物作品,我们拍美食和静物其实一点不比空间差。这也是我们另外一个主要的拍摄方向。”

摄影 Icy ©ZIPART

在给我介绍时,Icy的声音很轻,但语气分明是兴奋的,我笑着说:“你晓不晓得你现在眼睛里面闪着光,所以,这个是你很喜欢的作品吗?”

Icy眨了眨眼,光还在:“还算是一次愉快的创作吧——这是理想状态,把每一次的拍摄工作当成一个产出作品的机会。”

抱着完成作品的心态去完成工作——在和元太设计的louis聊天时我也听过类似的话。果然,了不起的家伙们大概都有着差不多的灵魂吧。

B:拍摄建筑和空间有没有套路?Icy:也没有什么特别套路的东西……只是说我们会有自己的“规范”。一些基本信息肯定是要的,比如建筑全貌、结构关系、还有建筑肌理……但更多的还是通过摄影师自身对建筑的解读来调整,毕竟每个空间不一样,解读也不一样。

B:(替想偷师的人问)都用些什么器材?Icy:拍全景的话当然会有一些镜头的限制,所以移轴啊、广角啊……这些专业镜头我们都会用。但是平时随便拍拍的话,手机也很好啊,我们同事经常也会用手机拍出很好的照片。B:没有啊,我们这些手机党常常就无法拍全一个建筑的全貌。Icy:别想着一定要拍完啊。摄影嘛,我觉得可以佛系一点,把能拍到的地方拍好就可以了。

B:所以你们P不P图?Icy:要啊。B:什么程度?会把整栋楼移动过来?Icy:哈哈,把整栋楼移过来可能会是一些广告商的需求,我们很少这么干。《空间志》算纪实类摄影,还是以记录为主,后期一般就润润色。不过在拍创意摄影的时候还是会P得比较多,为了达到某种视觉效果,比如微缩景观、悬浮的美食等。

B:遇到和审美不对味的空间怎么拍?Icy:如果内部软装能调整我们就去调整,不能的话就找亮点嘛,细节嘛。总能找到能拍的东西。实在找不到东西拍的空间,可能在一开始我们就不会去。B:所以环球中心那种无法操控的大盒子到底怎么拍才好看?Icy:还是角度和视角吧。比如从旁边的酒店楼上俯视过环球中心,你会发现它其实不是一个盒子,它中间是空的,四周环形的起伏就像海水的波浪,和平时我们印象中的感觉完全不一样。还有个方法是取局部,我曾站在环球中心的脚下往上看,你会看它的有个角其实是很有造型的,也能拍出不错的照片。

B:那你们天天拍这些不动的东西,会动的还会拍吗?Icy:会拍啊。平时也拍点人像、活动什么的。在拍美食的时候我们甚至还会故意让食物动起来,一些飞溅、悬浮的效果,其实都是动态的。

文中所有图片均来自 ©ZIPART

人吐槽 人点赞

猜你喜欢

0 条评论

用户名: 密码:
验证码: 匿名发表

你可以使用这些语言

查看评论:成都有群人,就爱拍一动不动的东西-空间,摄影,建筑